beta

2019

元旦前请了两天假,加上周末和元旦一共五天,想着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在新年前给自己充充电。结果一转眼已经是第四天了,2019 年的最后一天,再不「努力」就没机会了。

上次写年终总结已经是四年前,时间过得真快。四年里从学校到工作,从北京的一个角落不停地换到另一个角落,最后再到深圳,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一直在动荡。先记一下今年的流水账,然后再想想明年要做什么。

上半年的流水账 · 北京

2019 的上半年在北京,一开始住在金台路,过完年搬到十里堡,没住多久又因为房东要把房子「收回去自己住」,只能再搬到青年路,沿着六号线一路向东。金台路的房子又小又老,布局也很糟糕,各种桌椅橱柜挤得满满当当,以至于每天睡醒睁开眼都会有一种很强烈的北漂感。十里堡的房子在一个筒子楼里,虽然面积大了不少,但是客厅和厨房始终见不到阳光,除了给猫做猫饭之外很少下厨。

对了,三月的时候有了大壮,一个月之后又领来了妹妹。

妹妹和大壮
妹妹和颜值巅峰的大壮

四月底搬到青年路,之后的一个多月是从毕业后到目前为止生活质量最高的一段时间。租的卧室是用客厅和阳台打的隔断,有一整面墙的落地窗,阳光很好。住的地方往东就是朝阳大悦城,点外卖周末逛街也很方便。再加上上家公司弹性工作制 + 呆了一年多脸皮厚了,每天都是熬夜玩到四点才睡觉,睡到十二点起床去上班,很快乐。

住在青年路的这段时间开始常常读书。朝阳大悦城有一家 READWAY,是三联开的,格调高得让我没办法坐下来安心读书,因此只是在逛街之余进去转一圈,看看能不能偶遇几本有趣的书;来福士的西西弗倒是经常去,还办了卡。来深圳之后也特地住在有西西弗书店的地方,虽然去得没有在北京那么频繁,不过「去读书」也还是周末出门的首选活动。

五月,先来深圳玩了一圈,然后是北京核聚变。参加完核聚变买了《只狼》,但是到目前一共就玩了十几分钟。

下半年的流水账 · 深圳

离开北京是四月初就做的决定,从挑公司投简历到面试拿到口头 offer,一共就花了一周。五一假期借着旅游的名义,到深圳的新公司定了 offer,回北京就办了离职,不过因为手头还有工作要收尾,一直到六月初才正式离职,只休息了几天就去新公司入职了。

至于新公司,虽然 HR 嘴上说的也是「弹性工作制」,不过上班时间比在北京的时候规律多了加班也更多。公司规模比上家大了一个数量级,需求自然也多了很多,半年下来写的代码估计有上家公司一年半写的几倍。除了代码量,工作方式也有了很大变化,上家公司是一个包含项目经理、前后端和设计的扁平化小团队,现在光是单个业务线的后端就有将近 10 个人,后端、前端、Android、iOS 分别属于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 KPI,因此需要更多地去考虑流程和团队协作等等各种问题,这方面的「成长」自然也有很多。

What Happened to Software Development - Chris Fox

这半年体会到的深圳,和来之前的印象没有任何区别。气候热而且湿润,夏天热得必须 24 小时开空调,11 月之后温度才稍微舒服了一点(现在我在家里穿着短袖大裤衩准备跨年)。深圳没有什么像样的景点,去了一次世界之窗除了烤肠好吃没留下别的什么印象,平时只能逛逛商场(商场这一点上深圳比北京好多了)。半年下来,除了十一去广州溜达了一圈看猴,其余的生活基本都是两点一线。生活成本高,吃饭很贵,甚至比北京更贵,房租/收入的比例也更高(可能是我工资太低)。早晚高峰的地铁和北京没什么区别。

目前还没确定要在深圳呆多久,也没确定下一步要去什么地方。先在深圳打拼一段时间吧。

2019 年都做了什么

读书:终于读完了 2018 年四月在上海买的《朝圣者》。五月在西西弗书店看了半本《1984》,买回去后一晚上读完了剩下的一半。在 Kindle 上读完了萨提亚·纳德拉的《刷新》,一本叫《上帝掷骰子吗?》的科普书,还有一本很有趣的书叫《老板,这种设计没人买!》,内容是对几位日本企业社长和设计师的访谈。

目前正在读的有原研哉的《设计中的设计》。Kindle 上在看《下町火箭》,之前看过日剧,现在把小说补一下。之后想重读一遍《岛上书店》。

游戏:上半年还是在玩《守望先锋》,到了下半年就几乎不怎么碰了,游戏模式太单一,新内容出得太慢,很难再提起兴趣。《Risk of Rain 2》和朋友一起玩了不少,最近出了新内容又开始捡起来玩了。买了《只狼》和《Steep》但是都没怎么玩,还补票了《生化奇兵》合集。十月份前后因为在关注 LoL 的比赛,玩了不少大乱斗和云顶之弈。

运动:今年几乎完全没有运动量,全靠上下班通勤刷步数。最近买了健身环,希望能坚持玩下去。

Side projects:写到这里时去翻了一下我的 GitHub repo 列表,很不幸的是今年一个做完的 side project 都没有。写了一两年的旧坑还是断断续续地在填,反复推掉重做甚至换语言;开了几个新坑,大多数也都是实验性质的玩具。现在想想今年可能真的浪费了太多业余时间。

不过可能是因为正在写的几个项目都是框架性质为主,做的过程中没有什么产出,所以动力不足。之后想试试把目标改成一个更实际的产品,在实现的过程中抽出框架或许更好。

2020 的目标

通常来说目标定得越清晰,越容易实现,但对于我这样懒惰的人可能就是更容易打脸。所以还是定几个模糊的目标好了,至于具体要做些什么,就看明年的心情吧。

新年快乐。